SHARK.H

停一停!!!能不能别吵了哈哈哈哈哈哈两个主持人一直在吵架救命哈哈哈哈川普真是哈哈

会不会,就有那么一个人,突然成了你的狂热?会的

看老路漫画!截了好多头像!想要的可以自取!
妈鸡儿,老路太帅了!

现实中,能不能,网线一拔,缘分去您妈啊

把自己的思想展示出来,是一个羞耻的过程.....但我又忍不住.....

月夜难得:


 远望静 :有句老话:懒人多善良。恶人闲不住。愚蠢大部分是资深的。
还有句话:当用愚蠢足以解释时,就不要推测别人是有恶意的(Hanlon's razor)。
想来想去他们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想不通。只能说,恶人闲不住 


@远望静:也想过该怎么抵抗恶意。除了将自己训练地更敏感,在察觉出端倪时就转身离去,还有一个方法是,尽量把时间花在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事上面。这都给人力量。




小阿ALIC 做事认真负责,多给别人一些善意和举手之劳的帮助。避开心里打叉的人,走近你欣赏的人,并照顾好自己,对你爱的人再多爱一些






【短篇】【正剧向,队长个人】莫问前程

午休,训练场。

杨锐抬起右手,试图遮住阳光,等到了面前,反而开始玩弄起刺眼的光线。午休时候的训练场空空荡荡,听不到充满朝气歌声和无比坚定的口号。这样的时间让杨锐很享受,因为他可以暂时沉溺于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有时他会假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坐在公园的广场上,也许还有着幸福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但更多时候,他想到的是庄羽、张天德和陆琛,他曾经的通讯兵、机枪手、医疗兵。刚开始他会假装他们还在自己身边,那场战斗只是一场梦。可他发现这个方法有后遗症,比如当他回宿舍顺手给张天德买了一包水果糖,一出商店却看见横在门口的条幅上写着“沉痛缅怀张天德同志”。他当时就觉得他们中队都疯了。我手里还拿着他刚刚让我买的水果糖呢,现在你告诉我人死了?鬼跟我说的?可后来他发现还真的鬼跟他说的,他心里那两只。毕竟他再也没办法因为他们训练不认真一人给上一脚。他们真的不在了。后来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每次面对现实都让杨锐很不爽。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这么逃避我,不就是训练的时候我爱踹你们两脚吗?还跑阎王那躲着,想念体能套餐了是不是?杨锐一边想一边抹着脸上的泪。

后来他不这么干了,因为他一天比一天红肿的眼睛,让李懂他们以为队长要瞎了,不惜把军医一天三趟往他房间叫,太影响他制定训练计划了。

所以现在杨锐选择面对他们的离开。他在脑子里一遍遍回放着他给他俩拉上尸袋时的场景,僵硬到抚不合的眼皮,狰狞可怖的伤口,想着想着他又哭了。不同的是这次眼泪不再是贴着皮肤流下来,而是直接砸在地上,晕湿了一大片土地。从刚开始只是双肩颤抖,到后来被无法压抑的情绪淹没了理智,他杨锐,一个生死罔顾的汉子哭的瘫坐在地下。那个下午很安静,一队还剩下的那些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宿舍窗前,看着他们几个月来极力装作平静的队长,从正午一直哭到了黄昏。没有人出去安慰,因为任何语言在生离死别面前都是苍白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蜷缩成一团的杨锐身旁放上一个盛满温水的水壶。那天下午中队破例取消了全队的作训任务,整个训练场回荡的,只有杨锐极力隐忍的哭声。

那天晚上,杨锐很平静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什么也没有说。没人知道那天晚上又发生了什么,人们只知道,第二天一早,训练场上照常出现了那个干练的身影。